《紫虚寻道录》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紫虚寻道录- 第40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无疑,这是杨昭一直思考的难题,既然被问到,他只能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我准备做上一幅星河的禁法草图,不需太过精细,只要能?#36393;?#36827;入一段距离,又能全身而退,证明我用过心,便也勉强说得过去了。”

                                    魅影又翻过一页,同时漫不经心地道:“是个办法,但无甚奇处。而且这里事态多变,你能保证在情势转变之前,完成所谓的草图吗?”

                                    杨昭默然。不过,见到魅影这种态度,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该说些什么,他摆出虚心求教的态度,问道:“夫人可是有主意了?”

                                    魅影闻言,将目光抬起来,?#27492;?#19968;眼,又轻轻颔首,杨昭见状一喜,很快又奇道:“这主意和五魔联盟有什么关系?”

                                    “这主意不关五魔联?#35828;?#20107;。”

                                    魅影轻描淡写地加以否决,但随即又否道:“可这主意,我只有在确认万无一失之后,才会?#38405;?#35828;。而你……眼下可真不让人放心!”

                                    理所应当地看到杨昭惊怔的表情,魅?#23433;?#30333;的脸上微露出一线笑容。

                                    “这有什么呢?人心各不相同,?#36864;?#25105;与云彩儿之间,也各有一些说不出口的问题。这无碍大局,真正有碍我们之间合作的,说出来,解决掉,便可以了。”

                                    “可,为什么非要去极地天呢?”

                                    杨昭如此询问,只?#21069;?#26188;不见魅影响应,他讶然看去,却见这位病美人儿微瞑双眸,轻靠在?#24403;?#19978;,?#31181;?#20070;册滑落至膝上,本人似是已因困乏而睡了过去。杨昭正尴尬间,便听她轻轻呢喃一声。

                                    “有些事,只有在极地天才能说出来,说出来,才有人信!”

                                    杨昭眉头打结,他不自主地抚上胸口,那里,玉辟邪透出的氤氲清气,正牢牢锁住更深层的暴戾和疯狂,而这些元素,却一点都不能带给他决断的能力和勇气。

                                    现在,选择权在他手上,可是他却因为这该死的谨慎以及好奇心,被这个伤病缠身的女修牵着鼻子走……

                                    他绝不?#19981;?#36825;种感觉。(未完待续。。)
                                第五百二十一章解剖人心
                                    其实,极地天在?#20445;?#26143;海在东?#20445;?#20004;地本就直接相连,其直线距离并不算长。

                                    云车在魔天飞蛾的牵引下,速度又是绝快,在天空中行驶了约一日夜的工夫,在第二天中午之前,便赶到了目的地。

                                    当极地的寒风呼啸而过时,魅影将狐裘稍紧了紧,低叹道:“自极地修士迁走之后,这极地便是越发的冷清了。云彩儿啊……”

                                    最后三个字,几已化为轻淡的吐息,湮没在渐转尖利的风啸声?#23567;?#26472;昭依稀听到,却也只能装聋作哑。

                                    云车打了个转,认准了霜风谷的主向,直驶过去。魅影将握在?#31181;?#19968;天多的书册放下,转脸看了杨昭一眼,忽而微笑道:“你究竟想要什么?”

                                    这一问让杨昭措手不及。在由星海至极地天这一天多的路程里,魅?#25353;?#37096;分时间都在看书、休息,偶尔才和他说两句话,却又完全不涉及敏感层面,多是一些修道心得之类。

                                    这让杨昭以为,魅影是打定心思,要到禁制谷甚至是极乐园之后,才会让所谓的问题解决正式开始。

                                    可是很显然,就在此刻,魅影已经要开始解决问题了。

                                    面对这样一个空泛的问话,杨昭本有一万种方式,做出无懈可击的回答。可是,在魅影奇妙的笑容里,他?#31383;?#20010;字也说不出来。

                                    事实上,魅影也不打算给他说话的机会。

                                    “我一直在怀疑你的目的。不要怪我,要怪。也只能怪你太过优秀。也许你不能理解自己的锋芒所在,可事实上是,在我关注你的这这些时日里,你的作为已经完全超出了一个正常修士所能臻至的最高水平。”

                                    “?#36864;?#26159;我,在我修道的第一个一百年,仍在极乐宫上悟道!而你,却已经混得风生水起,在此界占据了一席之地……”

                                    “好吧,也许我也要?#36864;?#26377;同道一样,承认只要事情牵涉到黑衣大人。总会变得不可思议。以此来解释你的进步。可是更不可思议的,还是你本身的态度。”

                                    魅影略侧过身子,以更舒服地观察杨昭的神情变化,口中则不紧不慢地说下去。

                                    “我很奇怪。这些时日来。你在此界也得到了该得的好处。完全稳定在一个标准在线,也就是几个美人儿、几件法宝、几本法诀,这样的标准。在你年少时过于丰厚了,而对于现在的你,又有些寒?#20303;!?br />
                                    “可是从头到尾,你?#20113;?#30340;态度,可从来没有变化过呢。一次如此,十次如此,百次、千?#25105;?#22914;此,我便是不觉得假,也觉得腻呢!”

                                    杨昭张口结舌,他实在没有想到,魅影竟然从这个地方看出破绽。

                                    此时,云车已经驶过禁制谷的上空,进入了千折关通道,似乎要直抵极乐?#21834;?br />
                                    魅影见到杨昭有点儿坐立不安的样子,忽地岔开话题,开了个玩笑:?#25353;?#23478;都出外办事,姹女也跟着去了,?#35828;?#21482;我一个,你不必担心。”

                                    杨昭干笑一声,心道见?#35835;说?#26085;你如?#20301;?#39575;剑魔,今天再轻易信了,才是真正傻蛋!

                                    但杨昭也发现了,此时的魅影,不是他所熟悉的样子,不,应该说,不是她在杨昭面前所刻意保持的样子。

                                    如果非要找一个可以?#25569;?#30340;模子,那么,杨昭会很自然地想到,在极地林海那个夜晚,那个开着玩笑、活泼至乎张扬的女人。

                                    这应该是魅影的另一面,杨昭这样想着。而这?#36393;?#20182;心中燃起了一道火苗,使他僵直的身子慢慢恢复了正常。

                                    魅影毕竟不是真的能看透人心,自然不知他心中的想法,继续接着上面的话道:“能不为外物所惑者,心中必定具备远超这些外物层次的想法,这一点,不可否认。现在问题就在于,你究竟在想什么。我曾经花了一些时间来考虑这件事情,并且做了很多有趣儿的猜想,要听听吗?”

                                    杨昭耸了?#22987;紓骸?#27927;耳恭听!”

                                    目光投向两侧白茫茫的寒雾,魅影忽地莫名一笑,真像是想到了一些有趣儿的事情。

                                    末了,方悠然道:“我大致将这猜想分三个部分——女色、权位、自由。比如,你爱女色,那么连衣和云?#21073;?#26410;必就能让你满足,你的念头或许会抛得更远,像是姹女、或者我,?#21152;?#21487;能!”

                                    不理杨昭尴尬的表情,魅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自然而然地说了下去。

                                    “权位,魅魔宫的主事之位,应该是个比较大的诱惑,其实?#38405;?#30340;实力,若是此界无法打开的话,数百年后,会有很大的希望继承这个位子,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可是我们却还捏着你不少把柄,对此,你应该有所想法。”

                                    ?#30333;?#21518;,自由。你从来就不是一个?#19981;?#34987;人控制的人物,所以,我很难相信,当初你被那个人丢在?#35828;?#20877;也不管,你最终会一笑了之,你或许最想的便是离开?#35828;亍?#33509;是你?#38590;?#20877;小些,连带我们一块儿恨上,也是情理之?#23567;!?br />
                                    “当然,更现实的情况是,以上三种交错掺杂,诸多念头融在一起,脉络混乱,恐怕连你自己都分不清楚,是吗?”

                                    杨昭实在不习惯古音这样,把如此敏感尖锐的问题,聊?#39029;?#33324;说出来,这或许能彰显风范气度,但这样的言下之意就是——“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

                                    这真是令人不快的感觉。

                                    杨昭吐出一口浊气,唇边竟也露出一点弧度来:“夫人,你说这些,究竟是在剖析我、提醒我,又或是……解决我?”

                                    魅影?#27492;?#31070;情变化,忽又轻轻击掌,微笑道:“还有一点,就在于你这藏得极深的桀骜不驯。我刚见到你时,认为你是个软骨头,哈,功利与软骨?#20998;?#26159;一线之隔,差别却是天地之远,可笑当初的我,到了现在才醒悟!”

                                    杨昭微垂下头,看上去很是谦卑,然而他心中却有一把火在烧。

                                    不得不承认,在某种层面上,魅影?#23547;?#20182;看得透了,这无疑是非常危险的,可在此刻,杨昭心里迸发出来的,却是一波强烈的满足。(未完待续。。)
                                第五百二十二章论证
                                    这种满足是一种另类的承认,比亲人长辈?#30446;浣保?#26356;能让他获得如饮醇酒般的自豪?#23567;?br />
                                    当然,这感觉只会让他的脑子越发清醒,他很快发觉自己刚才似是错漏了一点儿细节,心中微动,脸上却是略显自嘲的笑容。

                                    “夫人太看得起我了,事实上是,我在你们的面前依然不堪一击。至于那些心中的念头,坦白地说,任何一人都会或多或少地想到,只是有人会区分,什么是?#20384;?#30340;愿望,什么是狂妄的臆想!我自认为理智更多一些。”

                                    魅影浅浅一笑,看得出来,她对杨昭的坦?#32043;?#24403;欣赏,不过很快又道:“臆想?什么是臆想?”

                                    “嗯,臆想就是……”

                                    没等杨昭说出个一二来,魅影便打断他的话,续道:“臆想就是没有现实可依的想法。像下界有些凡人,妄想天下掉下块金子来,这是臆想,可与之相对的,你,真的做不到那一?#26032;穡俊?br />
                                    在这一刻,魅影眉目间神情气度,已消去了最后一点儿随意与慵懒,森森然如剑出鞘,直指人心。

                                    杨昭明明有所准备,可就是抵不住这突来的一击,窒了?#24076;?#25165;勉力开口道:“也许,有机会的?#21834;!?br />
                                    这回答缺乏坚定的因子,但与之前那些话联系在一起,已足以构?#19978;?#24403;?#29616;?#30340;挑衅,甚至于侮辱。

                                    可是,魅影却渐展欢颜:“是了,时间本身便是无数?#30446;?#33021;。漫长的时间,则可?#38405;?#25481;一切的不可能。你、我,没有人知道一百年以后会发生什么。也许你会死掉,也许你会达成一切的心愿……好了,我们暂时停下来。”

                                    与她的声音一致的,是云车本身。

                                    不知?#38382;保?#20113;车已经越过了千折关,到达了一处杨昭从来没有进入的所在,停了下来。

                                    杨昭猛然间发觉,天亮了!

                                    北极天本是没有白日这一说的。北极冰原千百万年来。一直在极夜的笼罩之下,不见天日,可是,这里面仍有一个例外。那便是北极天最核心的所在——也就是如今的极乐?#21834;?br />
                                    可能是由于周围灵气的精微变化。极乐园内日夜更替与北极之外并无两样。

                                    此时。北极之外是中午,这里便也阳光和暖,草木成荫。在万里冰雪的北极中心处。能见到这样的情景,?#37096;?#31216;是个奇迹了。

                                    只?#19978;В?#26472;昭实在没有心情去打量眼前的景致,魅影似实还虚的言语,给他的压力太大了,他此?#34987;?#33021;保持一个清明的心态,才真叫奇迹。

                                    等到身边的魅影站起身来,他才愕然抬头。

                                    魅影以一个优雅的姿势下了云车,方回眸道:“怎么,还想在上面待多?#33579;俊?br />
                                    杨昭忙从另一边下了车,一?#20154;?#33853;地,云车又自发开动,绕到后面去了。倒是一路不见的魔?#36857;?#19981;知从哪里跳出来,喵喵地窜上魅影的肩膀,圆脸大咧咧地在魅影的脸颊上蹭着。

                                    魅影的笑容倒有几分溺爱的味道,但却十分有节制,任魔蛹蹭了两下,她便反手轻敲其鼻头。

                                    魔蛹会意,瞄了杨昭一眼,身形腾动,一转眼没入前方掩映的园?#31181;校?#19981;知去了哪里。

                                    先前紧绷的心态因为这个插曲而稍有放松,杨昭总算有心情四处打量。

                                    这里应该就是极乐园了,前些时日听人说过,极乐园所处之地,四季如?#28023;?#30334;花不?#21804;?#21448;因为是极地修士之山门所在,故而在亭台楼阁之内,终日?#24656;?#20043;声不绝。

                                    此时一阵风吹过来,杨昭倒还是真听到了些许余音。

                                    “你……”

                                    魅?#23433;?#21018;开了个头,杨昭便迅速转脸过来,神情专注。

                                    ?#27492;?#36825;模样,魅影不由露齿一笑,旋又以袖掩?#21073;?#30473;目间竟是杨昭从未见过的妩媚风流。

                                    在杨昭不知所措的表情下,魅影摇了摇头:“不说了,再说下去,总感觉自己在教唆似的。可是话又说回来,现在你感觉如何,心里可比以前放得开了?”

                                    杨昭张了张嘴,正要回答,魅?#30334;?#22320;以指?#21364;剑?#31034;意他不要说?#21834;?#26472;昭忙闭上嘴,正莫名其妙之际,忽地便听到一声响彻行云的清唱。

                                    这声音来得好生古怪,便如?#22238;?#20174;?#35828;?#24515;底升起,然后贯得满身清爽,又透出耳目,只觉得眼前耳后诸物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
                                11选5赚钱方法 天天彩票在线计划网 广西快乐双彩双期走势图 曾道人四肖中特 高频彩登陆 篮球胜分差方法 天津快乐10分走势基本 极速飞艇骗局 笨重的动物打一肖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快乐10分遗漏 排列3字谜乐彩论坛 老快3开奖信息 2019年七乐彩开奖结果 体彩贵州十一选五48 双色球2019大复式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