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虚寻道录》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紫虚寻道录- 第39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可以想见,再不用多长时间,云彩儿驾临极地林海,有所图谋的消息,便会轰传整个极地之界,给本来已经?#26469;?#27442;动的?#32622;媯?#28155;上一把火!

                                    云鸾和连衣当然明白云彩儿高调现身的用意,不过,对这场面,她们俩就是瞅着不爽!

                                    她们可没有忍气吞声的好习惯,既是觉得心里不舒服,便要再刺那色鬼一记,眼前的情景却让她们同杨昭一起惊咦出声。

                                    高崖之上,云彩儿早有感应,她微微偏头,看向数里外虚空处,唇角也勾出一丝冷诮的弧度。

                                    虚空中,一个人影像是踏在平地上,一步迈出,瘦长的身形便从无到有,现身在她眼前。

                                    此人一身灰袍,宽大到有点儿不甚合身,乍一看去,倒像是将袍服晾在晒衣竿上,看上去有些滑稽。

                                    夜风?#36947;矗?#20182;青灰色的头在夜风中飘舞,露出削瘦苍老却出奇端正的面孔,而在凌乱的丝之下,一对眼眸幽暗无底。

                                    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道从左额角斜下,擦过眼角、鼻翼又折回到耳根处的深紫色魔纹,就像是一条妖异的藤蔓,诡谲中却有着吸人眼球的邪异魔力。

                                    绝境之内,杨昭三人皆是对视了一眼,同时叫道:“罗摩!”

                                    这突然现身的老态修士不是旁人,正是当今天外之界的一位散魔宗师。罗摩!

                                    此时,这位散魔宗师似乎并没有现有人在用特殊的方式观察他。他?#31859;?#25163;提起一个长颈圆胎银壶,冲着阴散人摇了摇,笑言道:“当此良宵,?#21152;?#25925;人,为人生一大美事,云美人可愿与?#22812;?#28014;一大白?”

                                    这话音若是个翩翩少公子?#36947;矗?#24517;是清朗出尘,潇洒风流。只?#19978;В?#32599;摩枯干瘦长也就罢了。偏偏他的声音嘶哑含糊。似乎是被什么卡着了嗓子,说出话来,?#36393;?#20154;不忍卒闻。

                                    但奇怪的是,这模糊艰涩的字句在耳中一转。又变得出奇的清晰。?#20197;?#20351;人印象深刻。

                                    话间。罗摩伸出另一手,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法,手上便现出一件黄铜颜色的三足酒爵。也不管阴散人答不答应,轻按银壶,一线酒液便自注入杯?#23567;?br />
                                    引人侧目的是,这酒液颜色鲜红如血,注入之后,甚至在酒爵内沸腾翻滚,咕咕有声。

                                    云彩儿眸光顾盼,在酒爵上一扫,旋又灿然一笑道:“我不食荤腥久矣,罗老儿你习惯了以血代酒,却来难为我做甚?”

                                    罗摩亦是一笑,笑容牵动脸上肌肉,使左脸上的深紫魔纹蠕动不休,只是看了,便让人背上生寒。

                                    他看起来并不生气,只是摇了摇头:“那真是?#19978;?#20102;,这是我一个时辰前,亲手猎杀的昂浑兽血,又以镝鸟冠头为引,最是甘烈,云美人好没口福!”

                                    言罢,他举杯一饮而尽。

                                    或许这血酒当真过瘾,方一入口,罗摩脸上便鲜红欲滴,几乎要出光来,半晌才颜色沉下。他也在此时呵出一口气,神情倒是愈显得懒散。

                                    云彩儿轻摆拂尘,笑吟吟道:“罗老儿修养日深,这脾气倒是不比往昔,和善许多!”

                                    这是只有极少数同辈人物才知道的细节。

                                    罗摩?#38405;?#23569;时便性好饮血,每每不克自制,便杀生以求缓解。道行深后,虽不再好口腹之欲,但为蓄养?#34987;?#20986;手前一段时间,他绝不近血腥。

                                    此时,他既喝了血酒,便等于是说,并无动武之意,只是来叙旧了。

                                    云彩儿对这一点自是清楚,她微微一笑,亦?#36393;?#21608;身活泼跃动的真息,算是一个回应。

                                    罗摩不理她的讽刺,自顾自迈步走上悬崖,踏在实地,又和云彩儿保持了个客气的距离,方道:“早就听说云美人儿破关而出,突入此界,如今看来,数十载闭关苦修,果然有所增益。这周身气度,晦沉如渊,想必是功法大成,成道可期啊!”

                                    云彩儿倒也不谦让,只是笑吟吟地道:“为山九仞,功亏一篑者,古来多?#23567;?#34429;说可期,又岂敢等闲视之?”

                                    “不错,不错!也就是咱们这些临门一脚之辈才清楚,成道绝非等闲事,像?#21069;?#35270;天劫如无物的,从古到今也没几个,还是诸多手段都要齐备才是。”

                                    看来罗摩颇有些?#23601;?#36947;合?#30446;?#24847;,他手指轻弹杯沿,出重浊的声响,继而笑道:“古来度劫两件事,?#21050;?#20869;外自分明。?#22812;?#20113;美人儿心思沉敛,这内里?#21050;?#24403;是无?#29301;?#32780;你那宝贝妹妹这段时日亦是再无变数,想来这外?#21050;煲彩?#27700;到渠成了!”

                                    “老狐狸!”

                                    分光?#30340;?#22806;,四人心中同时骂了一句。

                                    不过很快,云鸾这边就喜笑颜开:“妙啊,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快,让你的云彩儿儿再逗逗他!”

                                    “什么你的我的?”杨昭摇头不已:“你姐姐也不是?#20498;希?#20309;必让我教她?”

                                    果然,云彩儿闻言,眉目间渐蕴冷意,但依然嘴角生?#28023;骸拔以?#21644;我那妹妹闹翻,你罗老儿拿这旧历搅个什么?倒是你,陷空山怎么说?#24425;嵌刺?#31119;地,你?#24425;?#22530;堂一宫之子,坐霸天外,何必再绕到这极地之界寻开心?”

                                    话说到这处,便等于是将层层掩饰一地揭开。

                                    可罗摩或许酒足饭饱的关系,也真好性儿,只哑然笑道:“寻开心说不上,自寻烦恼倒是真的。云美人儿与我之境界参差彷佛,应当知我此时尚喜外物否?”

                                    云彩儿淡然一笑:“?#21050;?#36947;统,与外物何干?便是外物,为后世?#26049;螅?#20809;大宗门,?#24425;?#26377;的。”

                                    罗摩呵呵一笑,笑音就像沙石过隙,?#25104;?#20316;响。

                                    “一人成道,何需两个?#21050;臁?#38519;空山虽然比不过极地,怎么说也足够我霞举飞升,?#19968;?#22810;此一举做甚?至于为后世?#26049;?#20043;类,嘿,当年那些据此?#21050;?#20043;人,都能不遗本宗后进,?#19968;?#27604;不了他?”

                                    云彩儿微微抬起眉毛:“哦,这倒还有些意?#32908;!?br />
                                    “有意思的还在后面。据我所说,云美人儿前段时日去了极地海,一记四两拨千斤,使?#20204;?#21040;好处,可有趣吗?”

                                    云彩儿眸光一闪,淡淡地道:“还好!”

                                    这两个字里,意绪之复杂,可就不是罗摩所能理解的了。(未完待续。。)
                                第五百零六章摊牌
                                    不过,仅就?#32622;?#24847;思而言,罗摩还是明白了七八成,他笑道:“你?#38405;?#20116;魔联盟和散修联?#35828;?#35266;感如何?”

                                    “外强中干……不过,倒也能唬?#31859;?#20154;。”

                                    “外强中干?也就是云美人儿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罗摩微微摇头,旋又叹道:“或许是这两个盟会在你隐迹之后方才成立,又在你来此之?#21543;?#20570;收敛,你才不知这其中的厉害!外强中干?就算是一盘散沙,重到极处,也能压得死人!可知百兽宫……”

                                    “狮驼小儿自去找死,魅影?#24425;?#22823;题小作,以她?#39749;说?#33021;耐,一人便能将那驱兽杂耍的宗门灭掉,何需劳师动众?”

                                    罗摩方一错愕,旋又反应过来,大笑道:“云美人儿欺我!我就不信你想不到,若在两百年前,魅影的主人即使能灭掉此宫,接下来会是什么?无非是另一个诸宫围攻,置之死地而后快罢了!而如今呢,莫说是灭掉一个百兽宫,就算是将我这修罗宫砸个稀巴烂,此界能有几个应声?”

                                    ?#24052;盟?#29392;悲,不外如是。”

                                    云彩儿回答?#20204;?#25551;淡写,不过脸上神情却是若有所?#32908;?br />
                                    不只是她,在分光镜后,杨昭与连衣还有云鸾也都是有所触动。

                                    并不是说罗摩此话有振聋聩之功,而是以他这天外第一天魔境的身份,做出此语,便已经出了平常人物的感叹,而上升到一个不可忽视的共?#22278;?#38754;。

                                    罗摩已如此。何况他人?

                                    在云彩儿评语之后,悬崖上静默了那么几息时间。

                                    末了,还是由云彩儿冷道:“事不过三,有百兽宫?#25830;?#31532;一波,便已是诸宫所能承受的?#32043;蓿?#33509;五魔与那散修之?#36393;?#35201;?#20040;?#36827;尺,举极地之界全力,这两个盟会又算得了什么。”

                                    “而且,世人也并非都蠢不可及,极地之界的大门关闭。又有几个甘受驱使。又有几个敢同诸宫为敌?罗老儿,你倒越活越回去了……而且,这与极地绝?#22330;?#22825;明城何干?”

                                    “如何不相干?若不相干,这极地绝境的消息。怎么会透露出来?”

                                    “哦?”

                                    “如你所想。开启极地绝境的?#24179;?#30707;。便是?#26188;?#39764;连盟先一步得到,而我那不?#21892;?#30340;弟子,自以为占了便宜。强抢过来,却?#35805;肼方?#26432;,不知怎地,那?#24179;?#30707;又落到什么散修盟会手中,消息便是由此五魔发出来的。”

                                    罗摩自斟自饮,银壶中的血酒似是见不到底,一会儿便是七八杯下?#29301;?#25110;许这其中真有些许酒气,几杯下来,他眼神便有些迷离散漫,说到这里,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事,竟是大笑起来。

                                    “魅影这女人,?#36947;?#30830;是世间罕有,不过莫怪我说,女?#35828;?#24515;思?#36393;肥倒?#24618;得紧,夜魔能有这么一个老相好,真不知他是死不瞑目呢,还是含笑九泉?”

                                    这是杨昭他们再一次听到有人言之凿凿,说夜魔已死,心中不由大感震动。

                                    他这边想法,云彩儿自然也对此有想法,当即便顺着罗摩?#30446;?#27668;,轻笑道:“听你这么说,夜魔果真是死得透了。”

                                    罗摩深深?#27492;?#19968;眼,摇了摇头:?#20843;?#25110;不死,恐怕除了魅魔与云美人你最清楚了,其他人谁能说?#20204;濉?#20320;既去了极地?#28023;?#21448;大闹五魔联盟,何故又来问我这个问题?”

                                    “若说他哪天死在女人肚皮上,我一点儿都不吃惊。”云彩儿冷诮一笑,又道:?#26263;?#35201;说他死得如此无声无息,天?#32043;?#24597;是没人会信!”

                                    “此言深合我意!”

                                    罗摩举杯笑道:“不过,我们似乎跑题了,兜?#31561;?#32469;好不厌?#22330;?#33509;云美人不介意,咱们再说这极地绝?#22330;?#22374;白问一句,我们可有合作可能?”

                                    “合作?和你一起去寻那绝……”

                                    话未说完,罗摩已放声大笑,虽然笑声嘶哑,可震荡中依然将云彩儿的话语斩成两截。

                                    笑声后,他随手将银壶酒爵抛到悬崖之下,左脸魔纹已紫得亮,映得他半边面孔妖异鬼魅:“云美人又在欺我!何须去寻什么极地绝境,寻到你不就成了?”

                                    “哦?有说乎?”

                                    云彩儿没有半点儿神情变化,语气也轻飘飘的,可眸光中阴云聚合,若有电光?#20102;浮?br />
                                    罗摩皱皱眉头:“这可不像是云美人儿的风格。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如今这绝境的主人和你的关系,还有最近让你另眼相看的那个!”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云彩儿愈显得漫不经意,悠悠响应道:“就这些?”

                                    “哪里话,若只这般,便要牵连到绝境上,似乎也太过看轻你云美人了。”

                                    罗摩哑然失笑,他说着话,目光却越过云彩儿的头,看向后方无尽的虚空?#23567;?br />
                                    那眼睛看起来全无聚焦,但接下来的话,却铮铮然如利刃横空:“我只是不明白,以云美人一代散魔的身份,怎么对鼠辈?#30446;?#20282;,一点儿都不在意呢?”

                                    千里之外,极地绝境中,杨昭赫然惊觉,大叫一声:“不好。”

                                    但还没?#20154;?#26377;下一步的动作,罗摩的眸光已越过这遥远的距离,从分光镜中,直直向这里看来!

                                    也许,这应算是杨昭与罗摩的第一次对视。

                                    虽然罗摩不可能直正地捕捉到目标,但是直面这位邪道第一?#35828;?#30524;睛,李珣蓦地发觉,在这一刻,对方的面部似乎整个地消解掉了,能留给他印象的,只有那一双幽深不见底的眼眸……

                                    以及那一条扭曲如妖魅的魔性纹路。

                                    “?#31232;?#30340;一声大响,三面分光镜中,中央那面像是被重拳猛捶了一记,杨昭闷哼一声,身体大幅度地后仰,那模样倒像是拳头砸在他脸上!

                                    本来清晰的画面上荡漾起一层层乱纹,夜空、高崖等诸般景物支离破碎,最后只化为一条条细碎的彩光纹路,在银白的底色上流转不休。

                                    “见鬼!这破烂玩意儿!”

                                    云鸾大骂一声,彷佛彻底忘掉,先前她还对这破烂玩意儿赞不绝口。

                                    一旁杨昭晃着脑袋直起身来,刚刚他等于是被罗摩遥空震了一记,脑袋还有些发晕,但见云鸾这忘形态度,却不由得失笑起来。

                                    稍稍吐息一下,定了定心,他决定先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
                                11选5赚钱方法 近10期体彩p3试机号 859通比牛牛游戏 新疆25选7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前直遗漏 老奇人透码网 极速11选5 赌场风云粤语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露珠 十二生肖码表2019图片 108亿大奖 河南22选5走势图下 湖南快乐十分动物彩票 诈金花洗牌技巧视频 体彩竞彩篮球大小分 9月4日体彩胜平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