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虚寻道录》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紫虚寻道录- 第3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醉剑仙冷哼一声道:“怎?#27492;?#30340;子弟做了这不法之事,我的弟子也只是有样有学,竟然就成了魔道妖人了。若是如此,这执法堂也未免太霸道了。”

                                    “就是,就许你玄玉的弟子做得,人家的弟子就做不得?”天璇峰峰主玄心大师也是一脸怒气道。

                                    醉剑仙听完玄心的话后,也是一脸赞许道:“师妹说的极是。”

                                    玄心也是微笑道:“哪里哪里,我这也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这玄心也是像她徒儿?#21069;悖?#26159;位极为美丽的女修士,只见她这一笑,竟是?#21069;?#28789;秀细致,又是一番凌然庄严,众人也是瞬间失神起来。

                                    而那执法堂的玄玉却只是冷哼一声,而?#21069;?#22836;面了过去,未有开口。

                                    众人也是各自掩饰了一番后,再也不开口说话。

                                    醉剑仙的法号却是名叫玄阳,沉默了一会儿后,只见那坐在上首的玄元真人叹了口气道:“玄阳师弟啊,虽说你这徒儿做的很对,但稍稍教训一下就得了,可为?#25105;?#23558;那周海川下得如此重手?”

                                    “就是,若门中弟子都如你的弟子那样,我执法堂又该如何?#24515;?#25191;法之事?”玄玉用手指了指醉剑侠道。

                                    醉剑侠却是毫不在乎,而是喝了口酒大笑道:?#32610;?#38376;师兄,不是玄阳多嘴,而是我这弟子从小就在咱太虚门中长大,自是没有见过像周海川那样如此卑鄙的小人,所以下手重了一点也是在所难免之事。”

                                    那玄玉却没想到这醉剑仙如此之说,只得阴笑道:“哼,从小就在咱们太虚门中长大,可三千年前的那场?#24405;?#36824;不都是从小在门中长大的?”

                                    醉剑仙本就对师门打压开阳峰的事情有所不满,这玄玉如此说道,更是惹?#31859;?#21073;仙是怒气中生,他又如何不怒?

                                    只见他豁然立起身子,沉着脸,用手拍了拍桌子怒声道:“玄玉,你欲意何为?”

                                    众人本就对玄玉扯起了三千年前的那场祸事感到不安,可没想到这醉剑仙更是有如此?#20174;Γ?#37117;是纷纷吃了一惊。

                                    当然,众人对于醉剑仙的为何这般生气也是有所理解,是以也就没有开口训言。

                                    醉剑侠又开口说道:“哼,三千年前的那场祸事,我峰弟子也只是同情那人罢了,?#32622;?#20570;了什么错事,杀魔一?#21073;?#25105;峰弟子几乎死绝。这三千年来,我峰弟子为何这般稀少,众位师兄弟当然也是心知肚明,好不容易出了个优秀弟子,何苦这般无理打压至此呢?

                                    说完话后,醉剑仙自是喝了口酒后大笑而坐。

                                    本来,众人对于开阳峰的那场?#24405;?#30340;处罚就有所同情,醉剑仙如此之说,众人更没有什么理由来说什么了。

                                    玄元真人也是一脸?#19978;?#20043;色道:“唉,玄阳师弟,我这不还没说什么吗?你先消消气,我自会秉公处理,你就放心好了。”

                                    随后,这玄元真人看了看众?#35828;牧成?#33258;是一嘲道:“我?#31383;。?#36825;件事就到此为止吧,两家?#21152;?#38169;在先,是以就都不用处罚了。”

                                    众人听完道玄的话后,顿时?#25104;?#19968;奇,嘿哟,这事可是够闹腾的,是以也不愿多惹出什么事端,便都开口道:“师兄说的极是,依我们看,这件事就这么着了。”

                                    众人说完话后,便看了看那玄玉的?#25104;?#21482;见这玄玉?#25104;?#38081;青,缓缓站起身子。

                                    他忽的冷言道:?#32610;?#38376;师兄,不可如此啊,那杨昭使用的不是我派的功法啊,他使得那种剑法心狠毒辣,我看更像是魔道之功。”

                                    在座的众人顿时一阵愕然,他们有的在两年前也见?#35910;?#26472;昭的剑法,当初本就心中大奇,但也只是有意思罢了,却也没有多加关注,今日这玄玉重提这件事,众人便开始互相猜测起来。

                                    玄玉看了看众?#35828;牧成?#21448;开口道:“而且,这杨昭还失踪了两年,他这一失踪还不知道与那魔道有没有什么关联呢?没想到这杨昭回来之后,就有了筑基期的修。大家都说说,这难道不奇?#33268;稹!?br />
                                    “玄阳师弟,这件事你怎么看?”玄元真人看了看众人便又对醉剑仙说道。

                                    醉剑仙?#37096;?#20102;看玄元道:?#32610;?#38376;师兄,这玄玉师弟说的也是在理。但是,我的弟子修?#35835;?#20160;么功法我自是知晓,这是人家自带的功法,我也见?#35910;?#34429;说此功法威力极大,但是与那魔道妖法却是相差极远。而且,我那弟子消失了这两年却是另有奇遇,是以师弟说的这种事情我是不会赞同的。”

                                    “哼,这杨昭是不是魔道妖人精心安插在我太虚门中还不一定呢,师兄怎敢如此断定呢?”玄玉又冷声道。

                                    醉剑侠怒声道:“我的弟子是什么魔道妖?#35828;?#23433;排,我自会知晓?难道玄玉师弟比?#19968;?#20102;解我的弟子吗?”

                                    随后醉剑仙又说道:“哼,我看啦,你那后辈子弟比我这徒儿更像是魔道妖人。”

                                    “你!你的徒儿怎么能与我的后人相比。”

                                    “你什么你,你那后辈子弟自己怒而生魔,难道也是我所太虚门教授的?”

                                    “哼,你那弟子到底是不是我正道之人,你自是知晓,我看那是你有心包庇,就像,就像……”

                                    还没等玄玉真人说道,醉剑仙又是怒气而生,拍了拍桌子站立起来道:“玄玉,你到?#32043;?#24590;样。”

                                    话刚说完,玄玉就笑道:“哈哈,玄阳师兄,我想怎么样,我看是你想怎样。”

                                    “哼,你那后辈子弟修为不足,打不过我的弟子,难道你想为他报仇,就故意陷害我的弟子吗?”醉剑仙应声道。

                                    那玄玉真人却是毫不退缩,随即也站起身子拔剑道:“师兄既然如此逼迫,我也无话可说,那就来领教领教玄阳师兄自创的壶中剑。”

                                    醉剑仙自是一向不喜与人争执,见此情景,也是一喜,见那玄玉话刚说完,便将酒壶往空中一抛,只见那酒壶壶口一开,却不见滴酒而散,而是出现了一把如日赤霄的仙剑。

                                    大殿之上,空气顿时像是凝固了下来,众人也都开始往后退去。

                                    “放肆”一声传来,众人为之一惊,却是那玄元真人站起身子拍了拍桌子怒声而道。

                                    玄元真人立了立身子又开口道:“你们?#21069;?#25105;这掌门当成纸糊的了?”

                                    虽说这掌门的位子在太虚门中水分极大,但这玄元毕竟是掌门师兄,是以众人都不敢?#31859;錚?#21482;得开口道:?#32610;?#38376;师兄请息怒。”

                                    “哼,我看啦,这件事情就这么着了,罚杨昭在开阳峰立剑壁内三年不得出?#21073;?#32780;那周海川也关在执法堂内看?#28023;?#19977;年不得出门。”这玄元真人沉吟了一声道。

                                    醉剑仙与那玄玉看了看玄阳真人怒气已散,只得一脸无奈便拱手而立道:“是,谨遵掌门师兄法旨。”

                                    而众人也是立起身子,将醉剑仙与玄玉往后脱开道:师兄说的在理,我等谨遵掌门师兄法旨。”

                                    随后,这些各峰峰主与诸位管事长老便出了这座太虚殿。

                                    醉剑仙与玄玉也是相视一眼,各自毫不理会,轻哼一声,也转身而去。

                                    而那外事堂堂主玄梁真人,却是一脸嘲笑道:“哎呦,玄玉师兄,不是我再说,就你那点儿道法,那里打得过老酒鬼,还敢在太虚殿内撒野,也幸亏掌门师兄?#20174;?#24555;,若是慢上一点儿,你这身子骨可就是多了好几个剑孔了。”

                                    众人也都没有反驳,毕竟他说的是真话。

                                    这醉剑仙的一手壶中剑,只要剑鞘一出必见鲜血,轻则飞剑穿身,重则丢了性命,是?#38405;?#29572;玉也是明白这个事情,只是冷哼一声,便消失在了太虚峰上。

                                    而那玄梁看着玄玉的背影,也是冷哼一声道:“哼,什么东西。”

                                    醉剑仙只是轻声一笑,也没说什么,只是向众人拱了拱手便往开阳峰而去。
                                第十七章不论雌雄海(上)
                                    经历了今日那场耗费心神修行的杨昭很累,是以和小白回到竹屋之后,刚回到屋内,便躺在床上便大睡起来,只留一下小白一个人气呼呼的翻着白眼。

                                    但她也只是?#32439;?#21453;侧了一会儿,看着杨昭那憔悴的神情,偏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只得无奈的摇了摇脑袋,便?#19981;?#32531;的?#20102;?#21040;了梦乡之?#23567;?br />
                                    到了第二日清晨,竹林间的鸟叫声传进了小屋内,小白听见那唧唧喳喳的声响便醒了过来,但杨昭依旧还是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小白见此自是心中明了,杨昭今日难以醒来只是因昨日修炼太耗费心神的缘故,所以也没有打扰杨昭,就自顾自的出了屋门。

                                    开阳峰的竹林内,便是出现了一只身体通白的三尾灵狐在这青山绿水之间慢慢的游耍开来,虽说小白不复人身,但只是凭着那有如?#23376;?#30456;间的身体毛发,也是惹人喜爱之极。

                                    可不是嘛,踪迹如飘渺,一会儿拨动着花花草草,一会儿又在溪水畔点来点去,自是成了一幅轻轻拂来的画?#21834;?br />
                                    今日这开阳峰内却是没?#20449;?#38654;笼罩,日头越升越高,慢慢的上升到了半山腰上,强烈的阳光照耀开来,小白却是感受到了强烈刺眼的阳光,便翘起了身后的小尾巴,波动起了小溪内的水流。

                                    等过了一会儿,似是感受到了生?#35828;?#27668;息,小白便警觉地站立起身子弄眼一看,没想到却也是不认识此人,但见这人修为只是区区的炼气初期,也没有多少惊奇,就蹦蹦跳跳的回到竹屋内准备叫醒杨昭。

                                    小白回到竹屋后看到杨昭还在呼呼大睡便走近床前抬起小手往杨昭脑袋上一敲,只听见啊的一声,杨昭瞬间就睁开了双目。

                                    “小白别闹,让我多睡会儿。”

                                    杨昭气呼呼的摸着自己的脑袋,双眼瞪着老大看着小白。

                                    小白也是一脸无辜?#30446;?#30528;杨昭说道:“还睡,有外人来了。”

                                    杨昭听到小白的话后便懒洋洋的伸起双手支了一个懒腰的动作,?#25104;?#24494;红?#30446;?#30528;小白道:“哦,是谁这么一大早便来找我?”

                                    小白也是一脸摸不着头脑的样子道:“来人我也不识,看着他?#36764;?#30340;模样想必也是有大事发生。”

                                    这不,小白的话刚说完,门外便传来一人喊道:“不知杨师兄起来了没有,玄阳师叔有急事找你。”

                                    杨昭听到来人说是自己的师尊有急事找自?#28023;?#20415;也不顾小白在身前,踢开被子两三下就穿好了衣物,只见小白也是一脸羞红,在杨昭穿着衣物之时,马上转过小脸,只留着翘起的小尾巴对着杨昭。

                                    杨昭也没有多加理会小白的动作,而是一边穿着衣物,一边对着屋外的那人道:“请师弟稍等,师?#33268;?#19978;出来。”

                                    话刚说完,杨昭就向小白招了招手,往屋外走去。

                                    杨昭出了屋门,盯着这位少年看了几眼,却发现不是相识之人,只得问道:“不知这位师弟是哪一峰弟子?我师尊找我何事?”

                                    “师兄不认得我也是应该的,我也只是刚分配到开阳峰的打杂弟子。”

                                    这位少年一脸清秀的模样,却有些羞涩的低着头答道。

                                    随后这位少年话锋一转,不等杨昭?#20174;?#36807;来,又连忙说道:?#25226;?#24072;兄,这次出了大事,还是等你去了开阳殿,由玄阳师叔亲自为你诉说吧。”

                                    不知为何,杨昭听到这位少年的回话之后,心底里总有种隐隐的不安,但也没有细想,而是向着这位少年拱了拱手,拉着小白就向者开阳殿而去。

                                    御剑而行,只是几个刹那之间,杨昭就来到了开阳峰顶的那座大殿之上。

                                    等杨昭到了开阳殿后,就看见醉剑仙独自一人坐在开阳殿内,

                                    杨昭进?#35828;?#20869;放下小白,随后向醉剑仙一拜道:“不知师尊寻徒儿到?#23376;瀉我?#20107;,难道我太虚门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吗?”

                                    醉剑仙没有回答杨昭的问话,依旧是那样的沉默,眼神中甚至流露出了悲愤的神情。

                                    然而真正让杨昭震惊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只见醉剑仙?#31859;?#37202;葫芦喝了口酒道:“你是我唯一的徒弟,也是我这些年来见到的最出色的剑修之人。既然是我的弟子,就像是我的孩子一般,我本该,看着你,爱护你,可是我却放任自流。当然,你今日的成就也令我感到很满意,为师当年的剑术修为还不如你呢。”

                                    杨昭听着醉剑仙的话语,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你与那周海川的比武,本就是两个小孩的意气之争。虽然令为师很满意,但行事也是太过狠毒,有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
                                11选5赚钱方法 河北11选5app 广西淘宝快3走势图表 快乐12开奖结果辽宁 最精准的平码计算公式 秒速时时彩软件 查询2018年的湖南彩票中奖号码 贵州11选5走势图遗漏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481 捕鱼高手 赛马会图片大全 14场胜负彩票 广东26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大乐透发彩网篮球杀号 黑龙江苏11选5走势图 2012259期牌九必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