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虚寻道录》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紫虚寻道录- 第14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风月的神情微微颤抖,彷佛沉浸在回忆之中,隐隐有些向往:“那时,其他各派从旁边後头冲进,我们?#31383;?#20027;力都聚在正门之处,心中正自犹豫惊骇,便在这时,陆吾便孤身一人,仗剑直冲了进来……”

                                    夜煞王一皱眉道:“就他一人?”

                                    风月叹息一声道:“不错,就他一人。?#19968;?#35760;得当年他白衣如雪,剑碧如水……”

                                    夜煞王惊讶一声说道:“那陆虚呢?”

                                    “陆虚……”风月摇了摇头说道:“他当时正在渡劫,或许他若在乱道门时,那些正道各派绝不?#39029;?#20837;乱道门!嗯,不错,就是?#21069;?#34394;无剑!数千年不见,差点都认不出来了!”

                                    夜煞王吃了一惊,见风月左手向前指去,却是指着在场?#20462;?#26007;的杨昭,他手中御使着的?#21069;?#38271;剑便是的虚无剑。(未完待续。。)
                                第一百三十五章往事谁言(下)
                                    “我就说嘛,怎么这小子手中的长剑,我为何总是看不透,原来这把长剑的前一代主人便是陆虚!”夜煞王摇了摇头说道。

                                    风月点头道:“不错,便是在他手里。还记得当初陆虚第一次来到南疆挑战各派高手的情景吗?”

                                    夜煞王眼神一怔正要开口,风月又抢先说道:“当初陆虚便是手持一把虚无剑,连续挑战各派高手,竟无一场败绩,而那些在大乘期数一数二的人物竟都死于陆虚的?#21069;?#21073;下,当初我才是个合体期修士,当然没有挑战陆虚的资格,不然我现在就见不到你了。”

                                    “当那些大乘期修士皆挑战陆虚死于他的剑下之后,我南疆各派却是越发窘迫,是?#38405;?#38470;吾进了乱道门后便却一言不发,只是长笑不已,直冲进我们人群之中,纵横厮杀,势不可挡。啧啧,啧啧,唉!真是英雄?#35828;茫 ?br />
                                    夜煞王点?#35828;?#22836;,脸上亦有惊佩之意道:“此人果然厉害,胆大包天,後来如何?”

                                    风月说道:“我们都是又惊又怒,但又怕除了他还有正道高手即将杀入,而?#34915;?#36947;门的后方?#21543;?#22768;越来越近,我们更是惊惶。慌乱之下,竟是被他冲到了乱道门的正殿之上。“

                                    夜煞王一向平静从容的神色突然变色,失声叫道:“什麽?”

                                    风月苦笑一声道:“连你也这个?#20174;?#20102;,可以想像我们当时何等恼怒。这一下便不管什麽其他高手来不来了,全部人都?#22836;?#20102;一样向他冲了过去。有什麽看家法宝?#21152;?#20102;出来,只片刻工夫,他身上白衣便被血染红了。但他竟不回头,直冲进大殿,腾身飞到了大殿上刻印着乱道门的牌匾之上,在牌匾之后的白墙上,生生刻下了“陆虚到此一游”这六个大字!”

                                    夜煞王顿时哑然。

                                    风月忽然道:“陆虚的妻子,便是乱道门老鬼的女儿,一直以来都是黑纱蒙面,你知道吧?”

                                    夜煞王微感意外道:“不错。乱道门的小公主那也是天纵奇才。也是大乘期高手,我们当初可都曾追求过她,她怎麽了?”

                                    风月点头道:“她是乱道门的小公主,但乱道门的门匾却被陆吾所羞。当时我只?#27492;?#19981;顾一切第一个冲了上去。趁著陆吾刻字的那眨眼工夫。一剑便?#27785;?#19979;去。”

                                    夜煞王又是一惊。

                                    风月叹了口气说道:“你也吃惊吧!当时我们也都吓了一跳。因为陆虚冲杀进来时威势太大,我们都未想到他一人对著我们这许多人,再厉害也早成了强弩之末。不料他竟然将那小公主的剑意挡在了身后。虽是面色苍白,竟未变色,反而身子一转,贴近了小公主,探手把她的面纱掀开看了看,然後大笑道师嫂果真是美人,说完,他驾驭起南水剑,竟是又冲杀了出去……”

                                    夜煞王摇了摇头,道:“他竟然还能将身后的?#21040;?#36530;开,居然也能杀的出去?”

                                    风月感叹道:“一来是他太过强悍,虽被偷袭,但竟没?#26032;?#20102;他的心性,而他剑势威力竟彷佛更胜过往;二来其他那些正道的?#19968;錚?#23621;然在大殿之外?#29260;?#28779;来,浓烟四散。我们担心还有更多正道之人,心慌意乱,又急著?#28982;穡?#23621;然就被他冲了出去。”

                                    夜煞王长长出了口气道:“想不到正道之中,竟然有这等英雄人物!”

                                    风月淡声说道:“?#19978;?#33521;雄固然?#35828;茫?#19981;可一世,却也没什麽,当日等我们搞清楚了其实只有正道各派的人数也死伤大半的时候,真个是气得七窍生烟,但我?#37096;?#24471;出来,万毒宗和无?#30333;?#37027;些?#19968;錚?#22068;?#19979;?#24471;厉害,但心里?#26376;?#21566;此人都是惊佩之极。

                                    他似乎想到了什麽,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而言道:“那时我们都以为太虚门中,必定是此人接掌掌门大位,不料事隔不久,却听说乃是他师弟正河接位。从此之後,这个惊才绝艳的人物,竟是从此再无消息,直到了今天,我才知道,他竟然在南斗峰再不出世了。而他的师兄陆虚竟然也没有渡过天劫,竟然身死于天劫之下。”

                                    他说到这里,言下唏嘘,大有遗憾之意。

                                    夜煞王一笑道:“不错,?#19978;?#19981;能和这等英雄人物一决高下,真是生平憾事。”

                                    风月抬头,向半空中望了一眼,忽地冷笑道:“?#22235;?#21644;万?#23601;?#23376;这几个?#19968;錚?#24403;年从乱道门败回,从而逃走,结果还未逃走就遇上了陆吾,被打得落荒而逃,连南疆也不?#19968;兀?#21018;才居然还敢大声喝问陆吾来了没有,真是厚颜无耻”

                                    夜煞王微微一笑,道:“他们不过是乱道门里那个老怪物的走狗,风月兄何必生气!”

                                    风月伸手,轻轻一拂身上白衣,淡淡道:“当年被陆吾闯入南疆,乃是我们魔道之奇耻大辱,我数千年苦修,?#25351;?#20882;奇险找到了六道修罗印,为的便是有朝一日能与陆吾再决高低。今?#20183;?#35828;他呆在南斗峰不在下?#21073;?#24515;中只有失望抱憾,却不想这些人竟然说出了攻打太虚门这等可笑之话,真是羞与为伍!”

                                    夜煞王摇头微笑,抬头观?#21073;?#20294;见天空中光芒越来越盛,天上的身影几乎都已经看不到了。

                                    而满天的乌云,此刻几乎也都被他们法宝的光芒映得更亮了。

                                    苍穹无语,只有远方大海之中,那阵阵长啸之声,渐渐凄厉。

                                    夜煞王王忽然皱眉,转头对风月说道:“你有没有觉得,今晚的夜色有些奇怪?”

                                    风月抬头看了看,沉默了片刻,忽然动容道:“你是说……”

                                    夜煞王点?#35828;?#22836;,道:“那乱?#31373;?#24220;?#30475;?#20986;世,必然天地变色,伴以大风雨,所以人们都说这乱?#31373;?#20154;乃是雷神降世。”

                                    风月面色渐渐凝重,皱眉道:“怎麽会这麽不凑巧,就在今晚。”

                                    夜煞王沉吟了片刻,道:“我到这东海已有些时?#30504;?#20294;往日里入夜并未有今晚这种怪天气,只怕当真是乱?#31373;?#24220;要在今晚出世,就算不是今晚,?#19981;?#26159;明?#30504;?#30475;来我们也要早做?#24613;浮!?br />
                                    风月慢慢地点?#35828;?#22836;说道:“不错,乱?#31373;?#24220;毕竟事大,我等还是要赶快摸清那些东海妖兽的意思,要不然,误了仙府开启的时?#30504;?#25105;们的……”

                                    夜煞王忽然?#20154;?#20102;一声,风月一怔,随即失笑摇头道:“这数千年?#30446;?#20462;,把人都?#39134;?#20102;,呵呵,宗主莫怪!”

                                    夜煞王微微一笑,转身行去,不再回头看场中仍在激烈斗法的众人一眼。

                                    风月向远处瞄了一眼,但见远处正道与魔道弟子?#36861;?#31163;去,渐渐没入林中,不见身影,不由得又隐隐触动心思,叹息一声,便转过身跟着夜煞王走去。

                                    黑夜无声,但黑暗中却彷佛有无数狰狞的目光虎视耽耽,在众人奔跑时,也不知道哪里传来的呼?#27966;对斗?#36215;,回荡在这个森林深处,伴著远方大海里,那个不知名的神秘长啸。

                                    这个夜,显得特别的凄厉!

                                    杨昭几人,驭起法宝在森林中向前急速?#19978;琛?br />
                                    本来以他们几个?#35828;?#36947;行,驾驭起法宝直上青天自然要快的多,但就在刚才他们冲出东海妖兽的重围,正想飞起的时候,却看到不远处几个小派弟子跟着飞起,突然从脚下密林中窜出的几道凶光,生生把他们打了下去。

                                    那阵阵惨呼,眼看是活不成了。

                                    众人失色,眼下这森林里枝?#26007;?#33538;,又是深夜,周围妖兽又是如此之多,万一飞上去被发现了,简?#26412;?#26159;做了活靶子。

                                    千叶身为佛门弟子第一之人,毕竟?#20154;?#20204;见过些世面,当机立断,决定在林间急飞。树林这里虽然黑暗,难以发现东海妖兽,但对方也不好看见自己。只要向东直飞,一旦出了这个森林,离开了妖兽的包围,那就?#36393;?#30340;多。

                                    一念即定,众人便全力向东飞去。

                                    千叶一马当先,杨昭跟在最後,每个人凝神驾驭著法宝,在林间穿梭飞?#23567;?br />
                                    此刻杨昭的胸口虽然还有些隐隐疼痛,但刚才与吸血老妖斗法时受的伤,倒没有自?#21512;?#20687;的那麽重,而且从挂在胸口上的那块辟邪石中,不时传?#27492;?#19997;温暖元阳之气,在自己身体里缓缓游动,似乎对月华老妖那种怪异的吸血之术,有特别?#30446;?#21046;之能。

                                    不过这辟邪石虽然暗中克制了月华老妖的邪力,但杨昭此刻驾驭着虚无剑向前?#19978;?#30340;时候,从虚无剑上传来的那种奇异的冰凉感觉,?#20174;?#36825;辟邪石有些抵触。

                                    在他体内,两股异气一经接触便有所排斥,不过那辟邪石毕竟非杨昭以灵力驱动,故很快的就被虚无剑那冰凉之气给压了下去。

                                    杨昭此刻全部精神都放在跟着前头的众位道友身上,自然不会注意到体内这些微小的变化,他只在飞行的间隙不经意地抬头,但见天边黑云,翻涌如沸腾?#30446;?#27700;,阵阵毫光,直亮?#30424;歟?#26144;红了大半个天际。

                                    那里自然便是正魔双方与东海妖兽斗法之处,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事?

                                    想到此处,杨昭随即摇头,暗想正魔双方的各派长老道行如此之高,自然是不会有事的,?#30475;?#20035;是自己多心。

                                    天空的黑暗如无边无际的网,漫漫而不见边?#25285;?#20182;们也渐渐离那些?#24615;?#30340;斗法声音?#35835;耍?#27809;入了黑暗之中,连四周也渐渐安静下来。

                                    夜色中,彷佛只有天空的黑暗深处,那个离他们越来越近的海面上,那神秘凄厉的玲珑之声,却越发清晰,也越发近了。(未完待续。。)
                                第一百三十六章遇伏
                                    杨昭他们都是出身於正道各派的精英弟子,此刻驾驭起法宝迅速飞行,速度何等之快,不过一会,在众人法宝微光的?#25214;?#19979;,诸人已经隐隐望到了前方森林边缘的尽头,而更远处的,便是隐没在黑暗夜色里的大海。

                                    海风?#36947;矗?#20276;随著阵阵长啸,回荡在这个深夜。

                                    众人心中都是一喜,精神为之一振,正要加快速度飞出这个黑暗森林。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黑暗处无声地射出一道暗色银光,迅疾无匹地打在了飞在中间的?#26410;?#26234;身上。

                                    千叶一声闷哼,身子一晃,竟是从半空中掉了下去。

                                    苏念等人大吃一惊,但转眼间已飞到前头去了老远,连忙转身飞回,而跟在後面的杨昭和唐问也急忙向着千?#26007;?#21435;。

                                    诸人中三清山那几名弟子与千叶站的最近,?#20174;?#20063;是最快,立刻就硬生生停住身形,落到了千叶身边,目光向四周扫去,口中同时急问:“千叶师兄,你没事吧?”

                                    千叶片刻之间额头上已经是冷汗遍布,嘶哑著声音道:“小心,这几?#35828;?#22934;法好生厉……”

                                    他一句话还未说完,赫然只见黑暗中又是一道暗色银光打了过来。苏念眉?#26041;?#30385;,一横身挡在了千叶的身前,双手连动握住法诀,那横于虚空的仙问剑立刻飞了出来,迎上了那道红光。

                                    黑暗中,有人“?#20303;?#20102;一声,颇有奇怪之意。不过似乎是对这把剑威力的意外,对苏念的修为高低,那道红光却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冲了过来。

                                    刹那间,二物相撞,苏念身子一震,只觉得那红光撞在自己的仙问剑之上时,一道浓重的?#21543;分?#27668;竟是传到了仙问剑之上,同时以仙问剑为?#21073;?#38544;隐有攻向自己的趋势。

                                    苏念大吃一惊。这等妖邪之法。他以前从未见过,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杨昭与唐问等人?#35766;?#36214;到。

                                    杨昭跟在後面,眉头一皱。只觉得这银光有几分眼熟。似乎自己在哪里见过似得时。那些个月轮宗修士就曾使用过这?#20013;?#26415;。

                                    果然,过了一会儿,随著几声长笑。黑暗处走出了数人,便是以当初杨昭曾经见到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
                                11选5赚钱方法 意甲联赛预测万博app 121期大乐透同期开奖号码 普京参加冰球比赛 年香港六合彩日历 网上赌场作弊 尤文图斯是意甲 6场半全场一等奖的中奖条件是 湖北十一选五任5遗漏 3的定胆杀号技巧 急速赛车漂移 江苏快三免费计划软件 2019116绝杀红球 海南四码彩票賠率 意甲ac米兰直播 五分彩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