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虚寻道录》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紫虚寻道录- 第13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话,除了有个过于强大的师兄和父亲之外,各方面都符合你对完美伴侣的想像,但我必须提醒你,她可是魔道的妖女,换作南疆魔道全威时,甚至毫无疑问可以去当魔道圣女,而你却是蓬莱岛的宝贝少爷。所谓道魔不两立,想当年陆虚仙师都为此而……那你该怎?#31383;歟俊?br />
                                    唐问此时心神有些恍惚,并没有完全听明白这?#20301;埃?#19979;意识里嘲笑回应道:“先前谁还在嘲笑我腐朽的道魔观念?”

                                    杨昭叹息说道:“但你有没有想过。她现在是南疆魔道的小公主,你也算是一位正道中的太子,这能成吗?有人会答应吗?而且你们干了那种事没?#23567;?#24178;?#35828;?#35805;那就……”

                                    唐问终于听明白杨昭在说什么。胖乎乎的身躯像弹性十足的鱼丸般,嗖的一声从地面弹起。满脸通红指着身后的杨昭,破口大骂道:“欣赏!你懂不懂什么叫欣赏!你这人脑子里怎么尽是这些污秽的东西!”

                                    杨昭微微一笑说道:“老羞成怒不能说服对手。只能暴露自己的真实情绪。”

                                    唐问痛心疾前说道:“那小姑娘当年才十四五岁,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禽兽。”

                                    杨昭冷笑说道:“我看你是禽兽不如。”

                                    唐问看着小?#23376;?#30475;了看杨昭,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极为鄙?#30446;?#30528;他说道:“你以为世间谁都像你一般,可以禽兽到准备对自家的灵兽下手?”

                                    别的事情宁缺能忍,这件事情不能忍,他大声吼道:“死胖子!如果不是现在正事要紧,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小白看着这两?#35828;?#20105;吵,跳到了杨昭的肩膀上,惹得两人面面相觑,而杨昭更是有些脸红,说唐问是禽兽不如的话,那他才是真正的禽兽加禽兽不如。

                                    二人尴尬地互视一眼,挥挥手表示并不介意这些事情。

                                    夜已深,小岛上的夜空,?#20102;?#30528;无数明亮的星星,一闪一闪,乱星仙府的洞口的白光,更是将这片海域照耀的通白一片。

                                    某个隐秘的地方,夜煞王缓步走出,只见夜小忧独自一人站在一个小山坡上,怔怔地望着山坡东边的方向。

                                    那里,是正道中人所居之地。

                                    夜煞王轻轻叹息,走到她的身后,轻声道:“忧儿,夜深露重,你要小心身子。”

                                    夜小忧身子动了一下,默默转过身来,强笑了笑,道:“是,?#24653;?#29241;。”

                                    夜煞王?#27492;?#31070;色,忽地道:“你是在想唐问那个小子吧?”

                                    夜小忧脸上一红,却没有说话。

                                    夜煞王面露慈爱之色,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向前走了两步说道:“今日见他,我发现他与那位太虚门的杨昭修为果然不错,想必正道的未来便是阐现于他们的身上了,只?#19978;?#38750;我南疆之人。”

                                    夜小忧怔了一下,面上有些欢喜之色,却也有些失落道:“是吗?”

                                    夜煞王点头说道:“如果你说的没错的话,多半便是如此,十年前他们可都是筑基巅峰啊。”说到这里,他转过头微笑道:“说起来,你与君儿还有昌儿自从在太虚门回来之后,对道法的修?#35910;?#28982;大有增益,竟然也在短短的十年突破到了金丹期,尤其是君儿,竟然修炼到了金丹中期的境界。”

                                    夜小忧面露喜说道:“是吗?师兄自从闭关之后可还没有出过山门,没想到竟然已经突破到了金丹中期。”

                                    夜煞王点?#35828;?#22836;道:“不错,唉,君儿为何不想参加这乱星试炼,要知道参加这乱星试炼后,能够得到很多难以想象的宝物,自古我南疆之中,凡是进入过南疆的人,基本都成了一代宗师,我?#19988;?#39764;宗能有今日的风光,便是多靠三千年?#21543;?#19968;代祖师偶然得到了很多仙法秘录。”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又道:“只是在那仙法秘录中,虽然道法精深,玄妙莫测,但总纲文字,关键法诀,却是紧承?#30424;?#36947;而来,所以这数千年来,我夜魔宗也只能和南疆各宗共分天下。不过这次能够在乱星仙府中找到那件宝物的话,嘿嘿……”

                                    夜小忧笑道:“那我要恭喜爹了。”

                                    夜煞王微笑点头说道:“这一次本来若是君临在的话,想来我们的希望就能更大点,现在看来,有你和知昌的话,也不错。十年前你们去太清山时,我就已然知晓了你们的目的,除了让你历练一下,也只不过是想看看正道中人如今到底如何,不料你们也因此而修为大涨,这可比任何法宝都要好上十倍不止了。”

                                    夜小忧笑了笑,但?#25104;?#21364;忽然有些黯淡下来。

                                    夜煞王看了女儿半晌,忽地失笑。

                                    夜小忧惊醒,脸上一红,嗔道:“爹……”

                                    夜煞王笑着摇头:“你何必如?#35828;?#24515;?”

                                    夜小?#19988;?#20102;咬牙,?#37027;?#26377;些不爽的说道:“爹,你今天也不是没看见,唐问那、那个死?#19968;?#23545;我南疆气愤成那个样子,我只怕、只怕……”

                                    夜煞王道:“只怕什么,怕他痴心一片,?#38405;?#24182;无情意?”

                                    夜小忧听了这话,连忙露出羞红的笑脸,立刻低下了头。

                                    夜煞王淡淡道:“我却与你看法不一样。”

                                    夜小忧吃了一惊说道:“爹,你说什么?”

                                    夜煞王笑着说道:“以我今日所见,唐问的确对他正道十分忠心,但在你与?#20146;?#28010;斗法到危急时刻,他却控制不了自己,失声叫出并不顾?#30333;?#36523;?#21442;?#36339;了出来。只凭这一点,再加上往日你与他?#20302;?#30340;那些经历,一路相伴,在他心中,或许他自己还不明白,但你的分量,也未必?#20154;?#37027;未婚妻差多少了。”

                                    夜小忧脸上又是一红,夜色之下,更显娇艳,但随即眼波流动,却有掩饰不住的喜悦之色。

                                    夜煞王把她神情看在眼中,走过去轻轻抚摩她的秀发,关爱之色坦露无疑,又道:“不过,你也不能高?#35828;?#22826;早。?#32043;?#38376;户之别,便是他跨不过去的一道坎;再有,正道中他那些师父师叔师伯,也不可能会容他?#38405;?#26377;什么情意的。所以我今日临走之时,才故意将你们关系说的**,我看那?#37266;?#26157;的,在太虚门中地位必然不低,由他回去传话,正道中人必定会对唐问起疑。如此一来,他投靠我们南疆?#30446;?#33021;,不是又多了几分!”

                                    说罢,他似乎对自己的做法很是得意,呵呵笑了两声。

                                    夜小忧开始还笑了出来,但不久之后,却?#21482;?#32531;收起笑容,默默低下了头。

                                    夜煞王眉头一皱说道:“怎么了?”

                                    夜小忧迟疑了一下,轻声道:“我、我有些担心,如此一来,只怕唐胖子他便要开始受苦了!”

                                    夜煞王哼了一声,道:“若无磨砺,又怎知宝剑锋利!他若是连这一点苦也受不起,莫说?#21069;?#20320;交给他我不放心,便是让他来我门下,我?#37096;?#19981;起他!”

                                    夜小忧缓缓点头,但心中不知怎么,却还是有些担忧,忍不住向东望去,却只见苍?#20998;?#19979;,林海茫茫,隔断了视线,?#36335;?#26377;了千山万水之远。

                                    若是旁?#35828;?#35805;,夜煞王绝对是算无?#24597;?#21482;?#19978;?#20182;竟?#25442;?#30896;到杨昭这样奇怪的人,竟?#25442;?#20174;没有什么道魔不两立的概念,所以想让唐问受苦的事情,也是无法成立。(未完待续。。)
                                第一百二十七章月中暗影,几人心神
                                    南疆魔道的突然出现,在正道各派中着实引起了一阵骚动,各派长老皆是又惊又怒,而且他们?#21451;?#26157;与唐问口中,也得知了那些魔道中人似乎也只是先头部队而已,并意外地知道了此次连魔道八大宗主之一的夜煞王,竟也来到了此处。

                                    此刻,杨昭与唐问只因见到过那些魔道中人,所以?#24794;?#21484;集到了各派长?#20185;?#21069;,周围只有各派长老,其他的弟子都被暂时?#37096;?#20102;。

                                    此次唐?#39318;?#26159;因为与夜小忧的关?#30340;?#28023;中依旧是昏昏?#33080;粒?#25152;以谈论此事的人也只有杨昭了。

                                    ?#26029;?#30495;人听了杨昭的答话,缓缓点头面色凝重道:“原来那人就是南疆魔道夜魔宗新一代的夜煞王,果然道行高深。”

                                    玄梁皱了皱眉说道:?#32610;讯?#20320;是怎么混入魔道里面去的?”

                                    杨昭看了看唐问笑了笑道:“当时我与唐师兄等人自?#24378;?#33021;不能在这岛屿中寻道宝物,没想到走散之后却是探到了魔道的行踪,果然发现有魔道炼血宗一系的余孽在那里活动。但经我们多方暗中观察,这些炼血宗余孽并非大敌,不足为虑,只是多方听他们说到乱星仙府如何如何,似是魔道之中,有什么隐秘大举动一般,而且他们之中似乎还产生了很大的矛盾。”

                                    说到这里,他微带歉意,对众位长老说道:“不过玄梁师叔,我与唐师兄在那洞府之中深藏的时候,却也发现了那些人修为高深,等到?#26029;?#30495;人来此之时。我等也来不及相加阻拦,心里着实有些抱歉。不过见到我正道中各派弟子也没有损伤,?#36393;?#26080;恙。我与唐师兄也算放心了。”

                                    苏通子微笑道:“无妨,这也怪不了你们,你们不用放在心上。”

                                    无心门的乱心道长在旁边听了,忽地哼了一声。

                                    苏通子听在耳中,也不去理他。

                                    ?#26029;?#36716;头对杨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这番举动可实在太过冒险。要知道魔道贼子个个阴险狡诈,万一弄的不好,你们受了什么伤害,我们可?#35805;?#27861;向你们的师长交代了。”

                                    玄梁也点?#35828;?#22836;。道:“不错,此次下山之前,玄阳师兄还曾特意嘱咐于我多加照看师侄,没想到却差点陷师侄于危险当中,我心中自是有些羞愧。”

                                    杨昭?#25104;?#19968;黯,摇头道:“唉!都是我不好,让师叔担心了。”

                                    玄梁微微一笑说道:“你也不必想得太多,此次你立下大功,待我们与魔道妖人?#27493;?#20081;星仙府之后。将他们清剿干净,回山之后,师兄必定不会怪你,只怕还要重重赏你也说不准呢。”

                                    杨昭脸上一红。道:“玄梁师叔,说笑了。”

                                    玄梁淡淡道:“这也不是什么说笑,你这次的确功劳不小。不过?#35759;?#26085;后可不要再做这种危险之事了。玄阳师兄是极看重你的,日后这开阳峰峰主之位。也多半便是传给你,到时你身负重任。可不要再任性妄为了。”

                                    杨昭肃然道:“是,多?#24653;?#26753;师叔的教诲。”

                                    众位长老点?#35828;?#22836;道:“那好吧!我看你们也累了,早点休息吧!幸好今日你们没有被魔道妖人所伤,不然就麻烦了。”

                                    说罢杨昭便与唐问离了此处,往那各自门派的驻地而去

                                    驻地内,便只剩下了?#26029;?#19982;苏通子几人。

                                    ?#26029;?#24494;笑着走了过来,但走到苏通子身前坐下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已然不见。

                                    苏通子略向后看了看,淡淡道:“此刻无人,有什么事,你但说无妨。”

                                    ?#26029;?#28857;?#35828;?#22836;,看着苏通子,道:?#32610;?#38376;师兄果?#25442;?#30524;,我把师兄留下来,其实是想?#38405;?#35848;一谈这南疆魔道的事。”

                                    苏通子眉头一皱,心里微吃一惊,道:“他们怎么了?”

                                    ?#26029;艨人?#19968;声,刻意压低了声音,苏通子随即会意,身子微微前倾,凝神细听。

                                    山洞之中,一片安静,此刻只有隐约的低语声,轻轻回荡。

                                    气氛不知什麽时候开始,显得有些压抑,苏通子缓缓伸直身体,脸上神情阴晴不定,看不出他心里在想著什麽。

                                    ?#26029;?#27785;默了一会,道:“师兄,这件事我也犹豫了许久,但一想总不好说,你不觉得那南疆魔道此次行事有些奇怪吗?”

                                    苏通子深深呼吸,点头说道:“叶师弟,我明白你的意思,此次乱星仙府之行,当然是要以此为重,但我正道与魔道之间,已然是?#27426;?#22826;深,若不打杀一番,岂非让天下人小看?

                                    ?#26029;?#28857;?#35828;?#22836;,又似想起了什麽说道:?#32610;?#38376;师兄,我观那杨昭与唐问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但又似乎也并未入了邪道,只是魔道中人阴险毒辣,杨昭与唐问年纪又轻,只?#38706;?#21322;会有些危险,而那杨昭?#21152;?#20043;间总是有煞气而出,似乎和谁很像。”

                                    苏通子哼了一声,面色如霜,闭神之后冷冷道:“你说的是……是……他吗?”

                                    ?#26029;?#21521;他看了一眼,道:?#32610;?#38376;师兄,看来你?#37096;?#20986;来了,似乎这小子的确是那?#35828;?#36716;世,不知……”

                                    苏通子道:“你说。”

                                    ?#26029;?#28857;?#35828;?#22836;说道:“是,掌门师叔,我之所以私下与你讲这杨昭与唐问的事情,便是希望在事情不要闹大之前,咱们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
                                11选5赚钱方法 吉林11选5任三最大遗漏数据 百人牛牛牌面分析 浙江快乐12胆拖复式表 河南快三预测 怎样看3d走势图选号 湖北快3和值概率遗漏值尾走势图 香港平特一肖公式规律 东方6十1是最新开奖 凯时百家乐 乒乓球八一队 连续功击单双中特网 彩票大奖得主守号图片 排列5开奖结果今日 校园篮球风云 134曾道人一肖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