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虚寻道录》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紫虚寻道录- 第13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第一百一十六章四字真言,灵心梦中而起
                                    行完礼后,杨?#35759;?#27492;还是?#34892;?#19981;相信,他缓缓开口道?#39608;?#30495;人,这洞府里哪来的元婴期修士?乱星仙府的限制岂是?#21069;?#23481;易破除的?”

                                    叶萧沉声道?#39608;?#20185;府的规则是,元婴期以及元婴期以上的修士无法进入其中,但是待众修士们在进入洞府以后,情况就会发生变化。”

                                    杨昭恍然道?#39608;?#38590;道是因为进阶?”

                                    叶萧点头应声说道?#39608;?#23601;是进阶,某些金丹期大圆满的修士,其本身的条件就已经足以进入元婴期,但是他们可以强行压制自己的功力,使自己的修为还停留在金丹期。等进入仙府以后,就可以立刻冲击元婴期,这也不过是水到渠成之事,?#19981;?#19981;了多少时间……”

                                    杨昭神情变化了几次,最后才说道?#39608;?#36825;?#27492;道矗?#36827;入仙府以后,我们将有可能和元婴期的修士交锋?”

                                    “这是避免不?#35828;摹!?#21494;萧眼神中带着一丝苦笑望了杨昭一眼?#39608;?#21482;怕你们敌不过这些元婴期修士。”

                                    杨昭不动声色的说道?#39608;?#36825;肯定是敌不过的,但是要保命的话,那是绝对没有问题……”

                                    “?#26131; ?br />
                                    叶萧制止了杨昭,他直视着杨昭的眼睛道?#39608;?#34429;然如此,但你并未真正与元婴期修士?#36824;?#25163;,这中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那可是相当于天地之间的差距,你究竟是什么打算?”

                                    杨昭恭恭敬敬回应道?#39608;?#21548;凭长辈?#25165;擰?br />
                                    前面的话俗得很,但紧接着,他便说道?#39608;?#33509;要如?#35828;?#35805;。晚辈也只能全力而赴了。”

                                    这话又未免太大,不过此时此刻。杨昭没有思前想后,他直抒胸臆。一点儿都没有掩饰。

                                    叶萧缓缓点头,不知是表示理解,还是认同了杨昭的说法。

                                    末了叶萧说道?#39608;?#27492;?#20301;?#20250;得来不易,我也只能许给你一个机缘。其他的事情你就不必再测了,我这次虽然预测到了一丝危机,但没想到还能遇到破局之人,真是天无绝人之路,等到?#22235;?#20081;星仙府之后,你再自行?#25165;擰?#33267;于那些元婴期修士。?#20197;?#20110;各派长?#20185;?#37327;一番。”

                                    杨昭心中一激,未待回应,便听到有人道童进来请叶萧真人前往蓬莱阁一趟,他也只好向叶萧行了一礼,随后便起身带着小白离去。

                                    杨昭漫步在蓬莱岛中,清冷的海面空气拂面而过,胸腔内却是火热,且正将热力源源不断地输往全身各处,让他在海岛的早晨也兴奋着。脸颊等裸露在外的皮肤?#36393;?#26080;冷意。

                                    伸出手,用力合握,虽然内里空无一物,杨昭却觉得收获满满。

                                    没想到与那叶萧一谈便谈了一夜的时光。随后叶萧真人便被人请去了蓬莱阁,但在临走前,他再次确认了。当杨昭随同各派修士前往乱星仙府时,的确是破此劫局的关键之人。是以叶萧也将心头的一丝疑惑放了下来。

                                    以叶萧的性格,这就是一个?#20449;怠?#24182;不会因为杨昭的修为低下而变更。

                                    杨昭深吸数口凉气,?#31859;?#24049;火热的情绪降温。

                                    可以说,现在他和叶萧之间只隔了一道窗户纸了,却绝不能认为这层纸可以轻易捅破,他虽然不认同叶萧的某些理论,不过有一点,他是非常注意:关于继?#26032;?#34394;的衣钵一事,叶萧还没有看出来。

                                    虽然这件?#20081;?#33831;还没有看出来,但杨昭还必须先落脚到现实中,直?#21451;?#21069;的困难,毕竟那叶萧可是拥有者观天测地之能。

                                    这观天测地可不是简简单单的随意一说,要知道天机一事飘渺无烟,而修道之人大多都是很重视这样的预测,并且劫难一来,每个?#35828;?#24515;头也都会蒙上一层面纱。

                                    半晌之后,杨昭从沉思中醒来,心中似乎有了什么想法,昨晚在四海堂中,他?#37096;?#21040;了,这叶萧真?#35828;?#30830;有着这样的神通。

                                    即便杨昭不是很相信这样的预测,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早做准备要好。

                                    当从四海堂出来之后,他也好好地考虑了一下,该如何下手。

                                    苦思之后,他的思路却是跳开了修道的本身,从另一个角度切进来,他在想,这道法侣财本就是修道中人几千万年?#27492;?#24635;结的记过,虽说其中带有强烈的个人特色。

                                    但昨夜与叶萧一滩之后,请教有关其中的道理,包括昨晚听到的所谓修道本身之类的信息,只觉?#20040;?#26377;收获。

                                    要知道杨昭从修道至今,也的确没有过多依靠那道法侣财之外物,虽说也有着《紫虚黄庭真经》带来的气机,可是他对于丹药与法宝之类的宝物,也没有过多依赖,只是凭借着手中的?#21069;?#21073;与禁制之术。

                                    而如今,又有了紫虚剑意之法,是以杨昭在心中也有了自傲的根本。

                                    当跳过修道四字而言之后,再去看《紫虚黄庭真经》这部奇书时,的确是博大精深,而修真界中各派自有其镇派之法,但因为机缘、性情、心智等因素的差别,对经文的理解也有差异,随着时间流逝和传承的延伸,慢慢地,虽是修炼同一部经籍,但各派已经形成了几路不同的修行方?#21073;?#26159;以借助外物而修道本身,已然成了修真界中修道众?#35828;?#35748;识。

                                    道、法、侣、财。

                                    其实,以上四者,在漫长的岁月演化中,已经不再只是基于经籍理论的修行方?#21073;?#32780;是四个相对独立的,具有完整体系、鲜明特色的长生理念。

                                    道,得道之根。其尽览天地人心,遵自然之法,循人心之规,完满而至超凡脱俗,?#38750;?#30340;是最本初、最朴素的道之真解。

                                    法,得道有术。其追索天地自然、万物人心中最?#30475;?#20043;理,?#24230;?#19968;切物形缀饰,只取术之一物。视之为道法之终极。

                                    侣,得道之友。若以双修而过。从阴阳和合中入手,不?#38750;?#37027;些缥缈的理念。只以阴阳为纲,?#20449;?#21644;合双修,使人在对比之中不断完善,契合大道。

                                    财,得道之宝。走的是便是丹药法宝的路子,不管前方什么艰难险阻,只以丹药破之,法宝便可助自身之力量,简单明了。勇猛精进。

                                    这四字法门,虽说可以为之不用,但也不是能够完全弃之,在修炼本身大道之时,这道法侣财四字法门,修士完全可以借用一二,是以也不用要求只依赖这四字法门,并且中间还有着非常激烈的理念冲突,所以?#24653;?#35201;两种理念并齐而行便可。

                                    杨昭本身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以《紫虚黄庭真经》入门,后又靠丹药而外修,最终还得到了虚无剑这样的法宝,若外物完全弃之不用。那就?#34892;?#33293;本逐末了。

                                    而他如今已经半步入?#22235;?#36947;,自是要走出自己的道路。

                                    且不论这些复杂的长生理念,单从叶萧身?#20384;?#35828;。以他的性子和言论,显然是对借外物而证道便很不赞同。可是这修道中人,谁又有着能?#36824;?#22825;测地的神通?在长生的诱惑之下。谁又能够自守本心,而不外道而过?

                                    如果这时候还想着论道千遍,其义自现,那便是最愚蠢的办法了。

                                    所以,叶萧的例子不可取,杨昭便将重点放在了感应和领悟之上。

                                    此时心有定论,澄静心意后,探手一道紫虚真意而出,并不激发,也不尝试贯气法,而是就放在手心里打转,维持着它似发未发的状态,借此感受着其中神意元气引动天地灵气的转折流向。

                                    这种细微玄妙的感应并非一日之功,杨昭也不着?#20445;?#25226;玩着紫虚真意,一路与小白缓行,在山林中绕圈儿散心。

                                    走到一处视野相对开阔之地,只见细沙铺了浅浅一层,日光下晶莹无瑕,甚是可爱,便在此找了处石头坐下,稍一调息,便驾驭虚无剑带着小?#32043;?#30528;蓬莱岛的边缘而去。

                                    当杨昭?#23665;?#28023;洋之后,只见一道雪白虚渺的羽翼触及蓝色的地平线,一头扎入到无穷的东海之中,耳边?#36335;?#21548;见“嗵”地一声响,便见到那只鸟儿忽然陷进无尽?#36947;?#30340;包围?#23567;?br />
                                    碧海浩瀚,风波万里,水面下洒满阳光,那暖洋洋的日光包裹着他和小白,五彩斑斓的游鱼?#21451;?#21069;的水波中?#26420;?#32463;过,灰黝黝的大龟在沙滩上翩然而行,自己的周围到处是珍珠般的气泡,如华美的珠链向海面飞升。

                                    冰寒的水流之气在身周飞旋?#19981;鰨?#26472;昭却如磐石般稳稳立在疾行?#19978;?#30340;虚无剑上,疾行之时朝下俯瞰,只见那高山巍巍,天地茫茫,到处都是萦黑缭白的碧?#25509;?#24433;。

                                    那只雪白虚渺的羽翼又从水中而出,嘴角中带着一只游鱼。

                                    鸟叫也没什么,杨昭自认为定力还是不错的,可是这急促尖锐的声音听起来,却满是不善的味道。

                                    自从悟得灵气感应之术,他对这些微妙信息的把握陡然上了一个台阶。

                                    此时抬头去看,只见天上那只通体雪白的鸟儿,尾翎细长,此时正瞪着他叫?#21073;?#21487;一见他抬头,又似受了惊吓,朴愣愣飞走了。

                                    “莫名其妙。”

                                    杨昭被打断?#24418;?#20043;中,颇有不?#33579;?#21478;外他还觉得这鸟?#34892;?#21476;怪,?#30475;?#26159;一种感觉,似乎是鸟儿所过之处,周围天地一种不太协调的信息为他所捕?#21073;?#20294;要他说出是如何不协调,也比?#20384;?#38590;。

                                    这是?#24418;?#36807;程中一个小小的插曲。

                                    海边清幽,杨昭很快定下心,心神沉浸在了识海之中,浑不知时光流逝。他将《紫虚黄庭真经》细读一遍,又摘字断句,仔细品味,感觉?#34892;?#25910;获,这才意犹未尽地掩卷起身,此时已是日上中天。

                                    看着阳光已经炎热,小白却是已然在海水中游玩起来,杨昭便也向着海中而去。

                                    此时他手里转动的紫虚真意已不知换了几回,转得熟了,那神意灵气流动的轨迹倒似印在他手心里一样。

                                    可是,这还缺点儿什么。

                                    清晰深刻,从某一个方面来说,也是一种思维上的理解。同样是剑意,苏念可以在剑意化?#21361;?#30452;至无穷,而他却一次次失败,这里面必然有不同之处。

                                    杨昭现在要找的,就是和以前不一样的感觉。

                                    正想着,杨昭又听到了熟悉的鸟鸣声。

                                    便在此时,杨昭有所感应。视线透过海滩后的林木间隙,见里面隐?#21152;?#20010;雪白的影子,正是之前那只对他颇为不善的鸟儿,此时却扑扇着翅膀,随着海洋的气流在沙滩后的树林中,上上下下,玩得很是开心。

                                    且不说这差别待遇,那在相对狭窄?#30446;?#38388;内,随起随停的高?#35759;?#21160;作,岂是一只普通的鸟儿能做出来的?

                                    正奇怪时,那只鸟儿不知怎的没了目标,?#34892;?#19981;?#23454;?#21483;唤两声,振翅高飞。

                                    这时,恰有一群海燕跃飞在空中,那鸟儿迎头撞过去,空气似乎波动一记,杨昭眼前一花,眼?#24515;?#36824;?#24515;?#32676;海燕的影子,只有一只白腹飘渺的鸟儿从头上飞过,那群海燕像是凭空消失了,又或者……

                                    那些海燕本就是这只鸟儿的一道身影?

                                    “这怎么可能?”

                                    杨昭低呼一声,?#34892;?#24778;?#21462;?#20182;也算是见?#35910;?#21508;?#32456;?#22855;鸟类的幻术手?#21361;?#21487;这只鸟儿的本体他却怎么也分辨不出。

                                    听他的呼声,那只鸟儿便又飞进了树林之中,因为林木遮掩的角度问题,杨昭还看不太清那只鸟儿到哪里了,只觉得这只鸟儿的幻影之身颇为奇特。

                                    像是什么?

                                    到?#32043;?#20160;么呢?

                                    杨昭一时间陷入了沉思之?#23567;?br />
                                    在大海的边缘他似乎看到那只鸟儿化为数只身影,飘拂在了他的头顶,随后又堕向了海水的深处,就如飘零的秋叶静美,于是他?#20998;?#30528;深?#20445;?#20280;出?#30452;?#24819;将它抓住。

                                    就这般一直深?#20445;?#30452;到失去那鸟儿的踪迹,茫然无措间冲破了海底蓝莹莹的水障,便堕入万物皆花的众香国里,眼前的景物如?#20301;?#33324;飞变换,越来越快,直到自己不知怎么翻身踏上一只矫健桀骜的?#26434;?#32972;脊,呼啸飞行于天地之?#23567;?br />
                                    谁知忽有一团巨大的阴影将他牢牢笼罩,不?#20154;?#21453;应一朵巨大的云朵便从天而降,瞬间将他砸入无尽的黑暗?#23567;?br />
                                    霎时间天地幽晦,群魔乱舞,眼不能视物,耳不能卒听,四肢僵硬心神堕落,灵台仅剩的一点清明只感觉到刚才随身应化的天地真意正掀起可怕的风暴,汹涌的怒意激出强大的力量,禁?#28010;?#30340;身躯,锁絷他的灵魂,将他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天地无用,神魂寂灭,种种可怕的痛楚如火燎?#38497;?#33324;锯锉着他的骨骸心灵,将他挫骨扬灰,不留下半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
                                11选5赚钱方法 通比牛牛外挂下载 排列5定胆杀号澳客 如何看懂彩票走势图 足彩任选9场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青海11选5开奖走势 广东36选7怎样才算中奖 老潮汕澳门三合 怎么样梦到彩票中奖 南粤36选7好彩 黑龙江p62规则 双色球17097分析诱惑 澳洲幸运8福彩中心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 足球直播 【中华雄鹰】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