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虚寻道录》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紫虚寻道录- 第10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而清音也是再也没有来过?#35828;亍?br />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没过多久又是一年,直到春意渐深入花时,小洞天内的紫藤茂密青葱,遮住了所有的阳光,让竹林中显得极为清幽,枝蔓间淡紫色的花朵正在威放,美丽到了极点。

                                    杨昭走到崖洞口,随意?#38597;?#25955;的头发挽了挽,扶着石壁看着眼前的绿意,远方云外的青青田野,说道?#39608;?#21482;有穷困颠倒,对生命了无热情的绝望之人,才能如此自虐,我果然还真就是一个宅?#23567;!?br />
                                    弹精竭虑两年时间,杨昭面临绝境时再一次暴发出不可思议的毅力和耐心,就如同走攀登南斗峰时那样,完成了这个?#27492;?#27704;远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成功地掌握了天地气息所有的本质特征。

                                    这也意味着他终于能把体内的虚无意,变化成自然界天然形成的天地气息,从而能够在走出崖洞时,不会引发那道禁制。

                                    他很确信自己做到这一点。

                                    也正因为这种确认,当他再一次失败被禁制震回崖洞里时脸色变得异常苍白,极为少见地出现了类似绝望的情绪。

                                    他的判断没有出错,禁制中的那道气息,确实没有对他体内的虚无意有任何?#20174;Γ?#28982;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快要踏过那道线时,身体忽然撞到了一面无形却坚不可摧的墙壁上!

                                    这究竟是为什么?

                                    小竹林内,杨昭抱着头蜷缩在双膝间,用了很长时间才压抑住心头的绝望和自暴?#20113;?#30340;念头,重新开始认真地思考。

                                    忽然间他想明白了却真的绝望了。

                                    禁制中留下的这道气息,一旦感应到虚无意的天地气息,便会激发禁制简单地召来山崖绝壁间的无数天灵气,然后凝成一片狂暴的海洋,将任何试图强行突破的人用浪潮吞没。

                                    而当没有任何非自然虚无意的人试图通过这道禁制时,禁制中的那道气息,自身便会变成一道墙壁,一地栅栏!

                                    和狂暴的天地元气海洋相比,这道气息确实显得并不那么可怕,但毕竟是传说中仙人留下的气息,想要通过,又岂是?#21069;?#31616;单?

                                    或许真的很简单。

                                    哪怕以杨昭眼前还未突破金丹期的修为,也能通过,因为他有虚无意气,而且他学会了那本书中的观意之法,只要他能够将身躯内的虚无意养炼至磅礴,甚?#26519;?#38656;要再雄浑几分,大概也能冲出那?#34385;健?br />
                                    然而他体内的虚无意雄浑一分,通过虚空时引发禁制的危险便增一分,禁制一旦触动之后,那片天地元气海洋?#30446;?#26292;便会多一分。

                                    他现在确实可以把体内的虚无意发出的真元尽数化成自然间的天地灵气,但这已经让他?#20102;?#20004;年,疲惫不堪,更何况是更多数量的虚无气,他实在是再也没有精神和决心,去重复已经重复了无数遍的这种过程。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最近的这两个月里,杨昭已经停止了养炼虚无气,而且他隐隐明白,如果真的把虚无意修练下去,自己不?#22815;?#20687;如今这般备受折磨,甚至最后可能会重新走?#19979;?#34394;的?#19979;貳?br />
                                    这种可能让他警惕,甚至恐惧。

                                    这便是矛盾。

                                    这便是天道给他出的最后一道题。

                                    在绝境里看见曙光,曙光里却隐藏着极大的风险。

                                    在这种时候,你会怎么选择?

                                    是继续沉默地?#21364;却?#22825;色越来越亮,或者天永不再亮。

                                    还是以生命为赌注,向那片天光里勇?#19968;?#32773;说疯狂地再踏出一步?

                                    坐在竹林外的青石上,杨昭痛苦地思考了很长时间,没有得出答案,情绪反而变得越来越低沉,喃喃自言自语说道?#39608;?#26377;完没完?”

                                    不知道他这个问题是问谁的,陆虚还是天道?

                                    他的声音略微大了些,却还是那四个字?#39608;?#26377;完没完?”

                                    他忽然站了起来,用力敲碎了身后的那块巨石,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巨石支离破碎,变成了数块颗粒。

                                    在此小洞天之内整整两年眼看着希望,然后又失望直至绝望不停重复着这种过程,乏味并且让人心生厌烦放弃的情绪,到了此时,他终于崩溃了。

                                    “有完没完!”
                                第八十六章虚无意灭,紫虚意出
                                    杨昭愤怒地大喊着,抓起身边能够抓到的一切东西,用力地向绝壁上砸去,甚至包括手中的那本书,才能渣泄掉心头那股极为郁结不甘的闷气。

                                    他跌坐在那些花枝间,神情落寞地低着头,看上去极为可怜,就像是一个迷了路、再也找不到家的小孩子。

                                    忽然间,杨昭抬起头来,看着绝壁上方的天空。

                                    在这时候,他没有想起什么前辈,因为这条道路上的前辈只?#26032;?#34394;仙师一人,而且陆虚最终还是走上了毁灭的结局,想着想着,直到最后他的目光落在绝壁外的?#31354;?#38738;天之上。

                                    “?#19968;?#20877;试一次,我不管会不会引发绝壁之间设下的禁制,我也不理会将来可能会遇到什么。”他默默念道?#39608;?#22240;为我不想再呆在这里,我想出去。”

                                    小白正在竹屋内坐着,听着竹林外传出摔东西的声音,赶紧准备去看看,又听到这句话,不由神情微异,她走到崖洞口,正准备进去,却看到竹林外一片狼籍,杨?#38597;?#33181;坐在地面上,神情恬静,?#36335;?#19968;尊坐在?#35910;?#24223;墟上的神像。

                                    近两年的时间里,杨昭一直在试图改造虚无意,?#27425;?#26366;修炼蓄养过,丹田深处与识海之中平静的有如一方小池。

                                    这时候,虚无意?#36335;?#28165;晰地感知到了他此时的绝然心意,缓缓流淌起来。

                                    或许正是因为寂寞了太长时间,当虚无意流淌起来后,竟是完全无?#21451;?#26157;的识念,骤然开始加速,并且速度越来越快。

                                    到最后,杨昭丹田内的那道气流竟是开始颤动摇晃起来,近乎疯狂一般旋转,平静的小池骤然狂暴起来,似要卷起风雨。

                                    小洞天内的天地灵气,如同斜风细雨一般自四面八方袭来,然后以近乎灌注的方式拼命向他的身体里涌入。

                                    杨昭清晰地感觉到?#35828;?#21069;的情况,不由生出一?#32771;?#24847;,心想如果任由如此多的天地灵气灌入体内,最后自己极有可能暴体而亡。

                                    有那么一瞬间间,他想要停止腹内气漩的暴走。

                                    但不知道是他无法停止,还是极度渴望重获自由的他,想用生命为赌注来承担这种突发状况的结果,总之他什么都没有坐。

                                    感受?#30424;?#22320;灵气不停涌入体内,杨昭脸色微白,身体微颤,但他依然坚定地盘膝坐在地面上,不动丝毫。

                                    绝壁间的清风,?#36335;?#24863;觉到了这里的异状,呼啸席卷而至,变成一场挟风带砾?#30446;?#39118;,穿过崖畔竹林和雨廊直接灌进了小洞天内。

                                    杨昭扶着竹子,艰难地稳住身体担心地望向里面想要大声把杨昭喊醒,但在如此强劲的山风中,竟是完全张不开嘴。

                                    杨昭闭着眼睛静坐在洞中,心神全部在体内暴涨的虚无意中,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36335;?#39128;荡如一面荒野中的战旗。

                                    山风在绝壁间呼啸,先前那些被他摔碎的石块碎片,直接飘了起来,围着他的身体在空中不停盘旋,偶尔撞到洞壁上变成更细的碎片。

                                    石壁看上去极为坚?#36393;?#32780;在这番如暴风骤雨般的密集?#19981;?#19979;,最外面的那层石壁竟是所渐裂开,有很多石屑簌簌落下。

                                    山崖绝壁间的天地灵气,随风而入小洞天内,不停向杨昭身体里灌注,瞬息间便填满了他的丹田与识海,紧接着便向他身体四处涌入,不停地充斥占据,不肯放弃任何一处地方哪怕是最微小的细窍。

                                    杨昭觉?#31859;?#24049;的身体鼓胀了起来,?#36335;?#21464;成充满酒的皮囊,甚至觉?#31859;?#24049;的每根头发和每根睫毛里都充满了天地元气。

                                    腹部里的气漩变得越来越大边缘处的速度自然越来越快,甚至隐隐让他产生了内脏被生生切开的痛楚感觉。

                                    他知道任由这种情况继续,自己会被不停涌入的天地灵气暴体而亡,但他依然没有停止,只是默默念着那四个字,不停?#21364;?#30528;最后那刻的到来。

                                    就在天地灵气完全充斥他身体每一处,开始要侵伐他真实的身躯时,就在那极短暂的一瞬间,杨昭用强悍的意志,忍着识海震?#27492;?#24102;来的恶心感,忍着那股并不真实却异常可怕的痛楚,让神识之力落在了体内的流淌的气流之上。

                                    很多年来,杨昭的?#21543;?#23601;一直不停地在冥想,因为他想要修行,无论他能不能修行,他都在修炼,睡觉时在修炼,发呆时在修炼,他无时无刻不冥想。

                                    他的?#21543;?#20184;出了普通修行者难以承受的毅力和渴望,所以在能够修行之后,杨昭继承了?#21543;?#30340;意志便拥有了普通修行者难以想像的充沛神识。

                                    所以当天地灵气已经灌入他的识海,压榨干净最后一分空间,驱散近乎所有神识时,他依然还能保有最后的清明,最后一?#21487;?#35782;。

                                    当那丝识念落下时,杨昭已然浑浑噩噩的识海里,骤然闪过一道亮光。

                                    那道亮光有若闪电,让他瞬间清醒过来。

                                    他想到了陆虚留在此处那道普通的气息。

                                    那道简单气息,能够把山崖绝壁间的无数天地灵气尽数召唤而来,然后压缩凝练成方雨之海,在天空之上与天空之下形成了一个隔绝的两个世界。

                                    ?#28909;?#22825;地灵气能够压缩,那么身体内的天地灵气自然也能压缩。

                                    在?#35828;?#30340;两年时光,变成无数画面,在他的眼前快速掠过。

                                    虚空中的禁制,那片狂暴的天地灵气海洋,那本叫做紫虚黄庭真经的神秘之书,还有那本清音给他的那本仙书,无数种天地灵气,这些信息片段不停冲撞组?#24076;?#35299;构重生。

                                    杨昭不再担心会不会暴体而亡,也不去理会那些眩晕和痛楚,只是平静内视?#30424;?#20869;,任由它自由的高速旋转扩张。

                                    最关键的那个瞬间到来。磅礴的天地灵气占据了杨昭身体。

                                    这时,一?#40644;?#22937;的画面发生了。

                                    急速扩大,快要突破空间的虚无意,似乎因为扩张到极致的?#20498;剩?#36793;缘的气息密度变得有些稀薄,虽然很快便会被新涌入的天地灵气补满,但就在那瞬间,虚无意自身的数量似乎无法抵抗外界灵气的引力,有了一丝颤抖。

                                    然后虚无意开始收缩!

                                    虽然虚无意产生的灵气开始收缩时的速度非常慢,但加速却非常快,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竟是收缩到只有最开始面积的一半!

                                    这已经不是收缩,这也已经不是单纯的虚无意,这到底是什么?

                                    在杨昭完全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20174;?#20043;前,前一刻还磅礴无比的虚无意,已经全部进入了神识识海之中,他身躯里的虚无意,都随着的经脉开始回流,最终又全部回到了神识之海内。

                                    虚无的神识之海里一片寂灭,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运动。

                                    只有一滴像水般的液体,悬浮在空间的正中央。

                                    那?#25105;?#20307;没有颜色,晶莹透明,纯净如水。

                                    杨昭看着那个水?#21361;?#24515;念微动。

                                    透明的水滴忽然开始闪耀出紫色的光线,美丽到了极点,每一根光线里都蕴藏着某种天地之意,丝丝缕缕在他身体中流淌,如同春风细雨般,滋润着每一处干涸的土地。

                                    小洞天内回复了宁静

                                    再也没有什么天地灵气的风暴。

                                    自绝壁间席卷而来的山风渐渐停了。

                                    那些石头的碎片落在?#35828;?#38754;上。

                                    只有竹林里的竹叶与各色的野花,先前被风撕扯成碎片,如今花瓣和树?#26029;?#23545;较轻,随着轻风在杨昭身旁缓?#20309;?#21160;,就像是无数只蝴蝶。

                                    杨昭缓缓睁开眼睛。

                                    竹叶与花瓣洒落他一身。

                                    地上也是一地残骸。

                                    杨昭摘下身上的花瓣与竹叶,走到那竹林之中,脸上勾画如剑,尽露不屈骄傲神情。

                                    绝望之前便是天空,依然没有什么回音,杨昭的?#21543;?#20986;崖不远便消失无踪,并不?#30041;粒?#26356;没有绕壁数年不绝。

                                    看着绝壁旷美风光,杨昭沉默片刻后,忽然转身向竹屋内走去,只是在快要走进竹屋时,双脚下意识里停了下来。

                                    小白说道?#39608;?#20320;难道不想要走出去吗?”

                                    杨昭摇了摇头说道?#39608;拔一?#27809;有想明?#20303;!?br />
                                    他在这个小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
                                11选5赚钱方法 快速赛车下载 4串1足彩半全场胜负 上海快3基本走势图 包中一码中特会员料 北京pk10什么软件好用 足彩胜负彩兑奖规则 排球鞋能当羽毛球鞋吗 沈阳盛京真钱棋牌社 京东彩票抽奖 十一运夺金前一 香港六合彩全年世外玄机 有谁玩幸运飞艇 广东十一选五苹果下载软件助手 3d彩票走势图网 欧洲秒速时时彩